华录百纳回复问询函诚意不足 多项财务数据存偏差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华录百纳回复问询函诚意不足 多项财务数据存偏差
2019-06-15 17:47:52 来源:

  红刊财经

  华录百纳(5.660, -0.23, -3.90%)2018年业绩巨亏看似由外界环境所导致,可实则是公司为了未来业绩持续向好表现有刻意业绩洗大澡之嫌疑。对交易所问询函提到的问题,公司在关键问题上进行了回避,其背后或有不可告人之目的。

  一直备受关注的影视上市公司巨头华录百纳2018年业绩突遭滑铁卢,6.3亿元营收同比大幅下滑72%,归母净利润巨亏34.17亿元,同比负增长3201%。5月16日,就其业绩的大幅变脸,深交所下发了年报问询函,而上市公司也神速地于当日就给予了回复,回复内容虽然看似很诚恳,但《红周刊》记者在深入研究其近几年财报和问询函回复内容后发现,华录百纳2018年业绩大幅亏损背后难免有业绩洗澡之嫌,而其在关键问题上答复的模棱两可,可谓诚意不足。

  巨亏引发业绩洗大澡嫌疑

  财报数据显示,华录百纳2016年至2019年一季度的营收分别为25.7亿元、22.5亿元、6.3亿元和4108.81万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8亿元、1.1亿元、-34亿元和976万元,虽然2017年在营收变动不大下,归母净利润大幅下滑71%已经让人吃惊,可2018年的34亿元巨亏则让市场在震惊的同时,更是一片哗然,原因在于该公司有明显的业绩洗大澡嫌疑。

  华录百纳2018年年报显示,因出售2014年高溢价并购的蓝色火焰核心资产――喀什蓝火和北京蓝火,公司这一年计提商誉减值20亿元(其中喀什蓝火和北京蓝火商誉减值15.56亿元,剩余蓝色火焰资产商誉计提减值4.42亿元),计提应收款项坏账损失由2017年的9298万元大增至2018年的9.7亿元,再加上无形资产、固定资产、存货跌价等各种各样的资产减值,凡是能做减值计提的科目全都未能幸免。总体上,华录百纳2018年的资产减值金额由2017年的2.12亿元蹿升至2018年的近15亿元。

  一次性对蓝色火焰核心资产计提20亿的商誉减值不可谓不是大手笔了,然而如此一次性计提的做法是否合理是存在疑问的。

  2014年,华录百纳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的方式斥资25亿元收购了同为影视制作营销公司的蓝色火焰,收购价相较标的公司净资产溢价650%,增值金额21.7亿元。正是通过那次收购,上市刚两年的华录百纳营收在并表后出现了大增,由2013年的3.78亿元上升至2014年的7.6亿元,一度与华谊兄弟(5.800, -0.05, -0.85%)等影视公司相比肩。当时,蓝色火焰也确实风头正劲,营销了《爸爸去哪儿》、《非诚勿扰》等现象级综艺,还推出了《快乐大本营》《爸爸去哪儿》同名大电影。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随着时间推移,在近两年经营中,蓝色火焰基本上将影视行业能遇见的“雷”都不幸一一踩中。

  在蓝色火焰完成业绩承诺的第二年,即2017年开始,蓝色火焰赶上了各种政策的限制,“限娱令”、“限童令”、“限真令”等政策相继出台,使得电视综艺受到了越来越严格的管控,这不仅使黄金时段对综艺的播放越来越少,让蓝色火焰大为受益的《爸爸去哪儿》也因“限童令”而迟迟未再继续。与此同时,公司在2017年有很多计划项目也因政策原因而未能上马。而这点从上市公司回复函中也予以说明:“由于企业所处行业环境及自身经营环境的状况恶化,综艺节目收视率下降、广告招商不及预期,导致综艺项目数量大幅递减,收入下滑,而艺人成本及制作费用维持高位,项目大幅亏损”。

  话虽如此,可有一点还是让人奇怪的,为何在上市公司2017年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70%的情况下,华录百纳在2017年却只对因并购蓝色火焰所产生的商誉做了3000万元左右的减值准备计提,如此做法是否存在少计,是否有刻意美化2017年业绩的动机?

  除了2017年对蓝色火焰并购所带来的商誉有少计之嫌,华录百纳对2018年应收账款计提坏账损失9.7亿元,相比2017年翻了十倍的情况也是让人奇怪的。对此问题,交易所明确要求上市公司“逐项说明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的客户名称、产生原因等”,可对于交易所的问询,华录百纳却仍以客户A、客户B、客户C等名称披露,迟迟不愿意披露具体有哪些公司,如此做法难免让人感觉其背后可能存在一定猫腻,因为2018年暴露的娱乐行业明星偷税一事若不是有证据证实,谁会知道这其中会有那么大猫腻!而华录百纳此次不愿公布客户名单是否也是出于保护客户的目的?防止出现类似2018年税收事件。但不管出于何种目的,其不愿公布名单的做法是否合规是值得推敲的,因为若每家上市公司都选择客户A、客户B的做法,那监管层提出的财报数据公开准确、信披合规等的规定又有何用?这不明摆着要让上市公司去刻意规避媒体或投资人的审核吗?

  在蓝色火焰的并购方案中,可以看到在收购的当初,蓝色火焰大部分应收账款均在一年以内,“截至2013年底,一年以内的应收账款占比98.96%”,而查看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时,则可发现公司的应收账款账龄出现明显变化,5.56亿元应收账款,账龄在一年以内的应收账款仅有1900万元左右,应收账款占比最大的已经变为3年以上,显然,这几年有很多欠款是持续多年未收回的。从风险角度讲,这些逾期的应收账款早就需要充分计提坏账准备的,可事实上从往年的坏账计提来看很可能是不充分的,进而导致了2018年的集中计提,这种做法是否合规本身是值得商榷的。要知道,此前原该计提的坏账准备而不计提,对当年的业绩表现是起到一定装饰美化作用的,如若充分计提,则很可能对当期业绩带来明显负面影响。而集中一次计提,虽然对一年的业绩带来明显负面影响,但对来年或后几年的业绩同比表现却有明显利好,这是属于非常典型的业绩洗大澡的手法。

  其实,除了华录百纳有业绩洗大澡的嫌疑外,其子公司蓝色火焰还出现了“人”的问题。从上市公司披露的问询函内容来看,“进入2018年以后,蓝火文化核心经营管理团队变化较大,导致原预定项目规划无法正常进行,短期内公司相关业务无法有效延续。”这意味着,蓝色火焰团队目前并不稳定,这对于依靠“人”的影视公司来说是很大打击的。

  资料显示,蓝色火焰在被华录百纳收购之后,其创始人志向好像也越来越不在公司经营上,反而在套现减持上大展拳脚。在2016年蓝色火焰三年的业绩承诺的顺利完成之后,创始人胡刚及其亲属就开始逐步减持套现。据统计,胡刚在2016年完成了两次减持,累计减持1444.72万股,套现金额约2.8亿元;2018年下半年,胡刚又减持500万股,套现3000万。股权解禁以来,胡刚已经累计套现3.1亿元。而相较胡刚的大力减持,其亲属李慧珍也毫不手软,累计减持6次,套现1.54亿元。光套现似乎还嫌不够,在限售的股份中,胡刚质押率高达99%,而李慧珍质押率则达100%。

  实控权变更后,华录百纳渐被“壳”化

  在核心资产被低价抛售之后,蓝色火焰剩余的资产所涉及的商誉也在2018年早早做了减值,这意味着华录百纳对其剩余资产未来的业绩表现是不抱有信心的,与此同时,就华录百纳自己的存货和目前的项目计划来看,公司对未来的发展似乎信心不足。

  资料显示,华录百纳目前存货共有3.66亿元,80%金额是五部影视作品所留存,其中只有电视剧《东宫》和综艺《神奇伙伴在哪里》已播出,但尚未结算。其余三部还在发行中,在影视行业政策越来越严的情况下,余下作品能否成功放映还是未知数,一旦“流产”显然会给华录百纳造成很大的资金负担。

  从华录百纳2018年年报披露的情况看,其2018年的营收主要来源于剧目的海外以及二轮发行、各大卫视的内容营销、硬广项目等。报告期内,只有《读心》、《不负时光》两部作品取得了发行许可证,三部综艺在不同渠道放映,其他作品或是处于后期制作,或是仅在拍摄阶段和筹备阶段。

  需要注意的是,华录百纳的实控权在2018年曾出现过大变动,美的集团(50.570, -0.46, -0.90%)的何享健、何剑锋父子在2018年4月联手斥资18亿元获得18.16%股权,成为华录百纳新的控股股东。然而在何享健、何剑锋父子控股后,其却大手笔进行资产剥离,首先剥离了核心资产蓝色火焰,其后又在播放、筹备项目上进行了一系列资产剥离操作,如此做法,实在令人担心华录百纳会不会最终沦落为一家壳公司,最终存在被打包出售的可能?

  营收差异巨大

  除了上述问题,《红周刊》记者在查看华录百纳近几年财务报表过程中发现,其营收数据在财务勾稽关系处理上也是存在较大异常的,进而让人怀疑其2018年大幅亏损很可能为了对冲往年数据上的造假。

  财报披露,华录百纳2016年至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57486.4万元、224762.37万元和62952.12万元(见表1),其中有257274.47万元、218341.29万元和61741.67万元为国内营收,考虑到影视行业国内营收有6%增值税率影响,因此可推算其含税总营收大约为272922.87万元、237862.85万元和66656.62万元。

  转图失败-->

  同期的合并现金流量表数据显示,公司这三年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182707.65万元、181365.77万元和144331.33万元,此外,2016年至2018年新增预收款分别为4138.64万元、-2738.95万元和-2321.16万元,在对冲同期与现金收入相关的预收款项影响后,与这三年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了178569.01万元、184104.72万元和146652.49万元。将这三年含税营收与现金流数据勾稽,则含税营收分别比收到的现金多出94353.86万元、53758.13万元和-79995.87万元。理论上,这将体现在当年债权的增减上,即理论上2016年至2018年的应收款项应新增94353.86万元、53758.13万元和减少79995.87万元。

  然而,在资产负债表中,华录百纳2016年至2018年的应收账款(包含坏账准备)、应收票据合计分别为250225.68万元、273940.55万元和100908.65万元,分别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数据新增119502.65万元、23714.87万元和-173031.9万元。显然,这一结果与理论应该增加的94353.86万元、53758.13万元和-79995.87万元差异明显,分别相差了-2.51亿元、3亿元和9.3亿元。

  即使考虑到报告期内华录百纳公布的2016年至2018年的应收票据背书金额(约为5913.16万元、5124.26万元和8883.76万元)影响,仍无法解释上述巨大的数据差异问题,显然这是需要上市公司给出更多详细解释的。

  采购数据不匹配

  除了营收存在较大异常外,《红周刊》记者发现华录百纳2017年、2018年的采购数据同样存在较大金额异常。

  财报披露了2017年和2018年向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及占总采购金额的比例,2017年为79817.04万元和43.35%(见表2),2018年为42063.75万元和40.75%,由此推算出这两年的采购总额分别为184122.35万元和103223.93万元,考虑影视广告行业6%增值税率的影响,则其含税采购总额分别达到了195169.69万元和109417.36万元。

  转图失败-->

  在2017年、2018年的现金流量表中,公司“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分别为204046.46万元和103213.65万元,剔除当年预付款项新增的948.01万元和1439.47万元影响之后,则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分别达到203098.45万元和101774.18万元。将含税采购总额与现金支出勾稽,则2017年现金支出比采购总额多出了7928.76万元,2018年含税采购总额比现金支出多出了7643.18万元,理论上,这将会导致2017年和2018年应付款项相应的变动。

  可事实上,这两年的应付款项分别为23835.89万元、9620.67万元,2017年未减反增了8135.79万元,2018年未增反减了14215.22万元,这一结果显然与理论上的情况是相左的,分别存在-1.6亿元和2.19亿元的差额。

  虽然2017年、2018年还有固定资产原值、在建工程、无形资产原值的增减情况影响,即这两年几项之和分别为11195.76万元、1503.27万元,较上期分别减少了324.91万元、9692.49万元,同期构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分别为8868.9万元、8743.12万元。两者勾稽后,理论上2017年和2018年应付款项应该相应减少9193.81万元和18435.61万元。可即使我们考虑到这部分金额的影响,实际的应付款项与理论金额的差额反而变得更大。

  • 上海鸿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舞林大会舞蹈教育让我损失血汗钱
  • 海之隽旧衣回收令我损失血汗钱
  • 奢华百年全屋整装前后两套说辞
  • 孕琇致家健康调理馆加盟后失联
  • 济南孕尚健康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孕琇致家健康调理馆令我负债累累
  • 霸王鸭货卤味吸引我们加盟做不到
  • 吟茶奶茶加盟后服务太差不可信
  • 上海爵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悠百佳休闲食品加盟后经营困难
  • 煌玛莎烘焙加盟后让我叫苦不迭煌玛莎烘焙运营单位广州好又来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 零食头等舱零食加盟后不兑现承诺
  • 寸茶茶饮加盟明星代言迟迟未兑现广州德赞餐饮管理服务有限公司
  • 零食头等舱零食加盟后难以合作
  • 零食头等舱零食加盟我们损失很大
  • 秦皇岛同盈科技开发有限公司零食头等舱零食加盟前后行事不一
  • 一女子花费3.8万元祛痘 复发后店方称是由于其他原因
  • 深圳车财网巨正波、龙锋打着“良性退出”的名义行“恶性退出”之实
  • 点牛金融已跑路,速去,晚无垫
  • 资管屡陷违约局 "三方财富管理公司"模式悖论与反思
  • 颐和地产项目收房6年未办产证 两资管产品陷债务违约
  • 史玉柱联欢变豪赌:巨人网络拟百亿独吞Playtika
  • 天房发展负债264亿货币资金不足14亿 股权屡次被冻
  • 重庆万科金域华庭项目遭9成业主拒收:要求万科换墙
  • 领地被曝成都违规售房、涉嫌偷漏税 曾入围纳税大户
  • 大同一村主任被指贿选上位 忙自己生意不理村务
  • 宜华健康负面消休不绝 财政数据有造假嫌疑
  • 台州爱莱美医疗美容门诊部屡遭投诉 女子做双眼皮却成了一副"鬼
  • 曝光 沉庆北大阳光病院确实太坑了!
  • 云集被质疑泄露个人信息,千名消费者惨遭电话诈骗
  • 亿运富国际打着欧盟创新旗号在金融市场疯狂行骗 曝光
  • 隆鑫HT平台骗局曝光!老苏看股实属陷阱
  • 云南裕善源物联网有限公司运作非法集资
  • 警惕“循环信用卡”新型骗局改头换面为“致富卡”
  • “招财猫”被立案调查退款,“华登区块狗”还能坚持多久!
  • “贝尔链”断崖式下跌,是不是要崩盘了!
  • 斑马会员涉嫌传销?399成VIP月入过万遭质疑
  • 不讲诚信的陆金所
  • 点融融资的丑恶嘴脸
  • 广信贷骗子
  • 和信贷7月22日踏实赚债转10万左右转投只有540天
  • 舞林大会舞蹈教育加盟后不理我
  • 舞林大会舞蹈教育加盟难以合作上海鸿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舞林大会舞蹈教育让我损失十几万
  • 舞林大会舞蹈教育收了钱不办事
  • 晶方科技九成利润来自补助 多名重要股东四年套现18亿
  • 大族激光被质疑造假 市值蒸发80亿!曾经"买爆"的外资都懵了
  • 天富盈最新骗局曝光 小刘老师带单行骗导致吃亏维权可挽回!
  • 投诉加盟闺秘内衣加盟诈骗黑幕10万元就这样被他们忽悠了...
  • 投资者注意!佰市汇(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涉嫌诈骗!
  • 上市公司医院投资项目暴雷 医院业绩暴跌
  • 广药集团董事长被小股东公开举报,涉财务造假等5宗罪
  • 仲景食品:供应商数据存“蹊跷”客户采销失衡涉嫌造假
  • 金龙鱼5成产能募百亿继续扩产 关联拆借息差莫名扩大
  • 身陷连环债务危机,百亿哈工大如何沦落被瓜分境地?
  • 湖南省涟源市头石露天煤矿环评未验收、占地复绿未整改,挖煤30万吨?
  • 北汽研究院副院长桃色丑闻曝光:工作时间与女下属车震开房
  • 河北唐山: 水松缘公司涉嫌非法集资 谁为群众的利益埋单
  • 运城市建国男科医院天价包皮手术费谁监管?
  • 爆料:北京明智慧德教诲咨询有限公司欺骗客户
  • 镇沅华硕公司污染几时休?谁之过?
  • 山西垣曲:事业单位干部 职工违规开设公司 发生安全事故
  •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Copyright @ 2018-2020 易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