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在大连艺星做隆胸手术死亡 监控显示主治医生曾中途离开2小时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女子在大连艺星做隆胸手术死亡 监控显示主治医生曾中途离开2小时
2019-08-17 11:09:30 来源:

  原标题:大连32岁女子做隆胸手术死亡,监控显示主治医生曾中途离开2小时

  “讨个说法是我能为她能做的最后一件事。”遭遇丧妻之痛的刘先生向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表示。

  7月5日,刘先生的妻子、32岁的大连女子王丽(化名)在大连艺星医疗美容医院做隆胸手术过程中发生意外,经抢救无效后不幸身亡。事发至今已一月有余,却仍无定论,而事件调查过程中的种种不合理迹象都使家属产生质疑。据尸检报告显示,王丽的死因符合因双肺脂肪栓塞伴过敏反应,继发DIC而死亡。

  刘先生认为,尸检报告的死因与王丽的死亡并无关联,他还发现手术过程中,主治医生曾离开手术室两个小时,直到王丽心脏骤停才匆忙赶回。

  8月15日,记者多次试图联系大连艺星医疗美容医院,电话均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此前艺星医疗美容医院曾回应媒体称:“在等最后的调查结果,不方便向媒体透露。”

  ▲王丽生前与丈夫刘先生的合影。受访者供图

  女子隆胸 命丧手术台

  为了接受假体隆胸手术,7月2日,王丽来到大连市中山区昆明街76号的大连艺星做了一次术前体检,根据检查结果显示,各项体检指标均被描述为“正常”。

  3天后,也就是7月5日手术当天,王丽按照医嘱空腹前往大连艺星,她并未告诉正在出差的丈夫,而是约了自己的两位好友陪同。两个月前,她曾向丈夫埋怨自己胸小,跟丈夫商量隆胸的事情,但被丈夫严厉拒绝。

  据了解,王丽接受的假体隆胸手术,是在两侧腋下做一个切口,然后将硅胶制成的乳房假体植入进去后进行缝合,以此达到丰胸效果。

  据陪同王丽的朋友玲玲回忆,这次手术共安排5人操作,包括主治医师、麻醉师、医助以及两名护士。11点05分左右,开始对王丽进行了插管全麻,“麻醉师确认患者信息时,王丽曾表示有青霉素、感冒药过敏史。”随后手术于12:10开始。玲玲被安排在6楼休息室内等待手术结束。

  根据医生的说法,隆胸手术时长大概在3至3个半小时左右,在手术进行了3个小时左右时,玲玲向医院询问手术情况如何,得到的答复是“快了。”

  就在陪王丽的朋友等待了近五个小时后,手术仍在进行,这让其感到一丝不安,“我们曾多次到问询台询问手术何时结束,对方称患者还在麻醉苏醒中,请耐心等待。”

  直到下午4:05分,艺星的工作人员才告诉王丽的另一名朋友芳芳,“人在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抢救,跟我上车。”在芳芳的询问下,工作人员称(王丽)可能是过敏了,没太大问题。

  据王丽的两位朋友转述,此时大连艺星仍未告诉两人真实状况,在到达医院后,抢救室的医生告诉二人,“人已经不行了,快通知家属。”两人这才哭着通知王丽的母亲并报警。

  当晚,抢救一直持续到当晚8点05分,王丽的父亲从外地赶到医院后,医院向家属宣布抢救无效,患者临床死亡。

  ▲隆胸手术的收款单据(家属提供)。

  孩子每天哭着找妈妈

  据王丽的丈夫刘先生介绍,王丽今年32岁,二人结婚已有7年了,有两个孩子,分别是5岁和2岁。尽管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王丽还是十分的年轻漂亮,身高1米7,107斤。“她那么漂亮,根本不需要整。”刘先生说。

  刘先生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王丽自己经商,除了工作,大部分的时间都围绕着孩子们。平时他在外做生意,经常往返于哈尔滨和大连,事发当天他正在哈尔滨出差,对于妻子去做手术的事一无所知。

  根据刘先生提供的王丽生前与大连艺星工作人员的聊天截图显示,6月21日,对方曾告知她:“定金今天不交,折扣就作废了”,对方还称某某明星都是假体。原本心有疑虑的王丽在对方的劝说下,向对方转去1000元定金。根据收款单据显示,除定金外,王丽在术前检查当日,又补交了9.8万元的手术费用。

  刘先生悲痛地说:“两个孩子每天都哭着找妈妈,他们还不知道妈妈永远都回不来了。”面对孩子的追问,家中的老人也只能不约而同的看着窗外默默的流泪,不知如何回答。

  而刘先生也始终无法接受妻子离开的事实,不敢回到曾经充满幸福回忆的家中。“一到晚上,就承受不了,实在太想念她了。我知道,她做隆胸手术也是为了我,但我始终都觉得她那么漂亮根本不需要整形。”

  ▲王丽生前与女儿的合影。受访者供图

  质疑:医生离开近两个小时

  刘先生曾多次申请调取查看大连艺星的监控视频,试图还原当日事发经过。“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没了,艺星却始终没有主动联系家属,没有给出任何说法。”在该事件的调查中,王丽的家属还发现种种疑点,“讨个说法是我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也是我最后一次保护她。”刘先生说。

  7月15日晚,家属申请调取查看事发当日的监控,大连艺星称监控已经坏掉,同辖区派出所民警一同前往时,受到阻挠。

  次日下午,刘先生再次前往大连艺星调取监控,但是画面却显示黑屏无影像内容,监控室工作人员称自己是新来的,监控坏了,而另一处角度对着地板。最终,在警方的协助下,通过技术手段,将监控录像恢复出来,视频中的内容却让刘先生十分震惊。

  根据刘先生转述,监控视频显示, 7月5日下午1:01分,主治医师张某从手术室走出,进入对面的洗手间后离开。2:57分返回。

  “手术过程中,主治医生离开近两个小时,手术室内仅留下医助,而医助并没有任何资质,不敢想象究竟妻子生前经历了什么。”

  根据刘先生向记者提供的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急诊科抢救病历显示,7月5日下午3点42分,王丽于45分钟前在大连艺星公司进行隆胸手术中出现呼吸心跳骤停,而这个时间,也正是主治医生张某匆忙返回手术室的同一时间。

  根据病历显示,大连艺星还曾在此期间对王丽进行半小时的心肺复苏,心脏按压、气管插管、导尿以及药物复苏等措施后,心电图仍呈现直线,血氧血压测不出,无呼吸。

  而此时等候在休息室的王丽好友芳芳曾多次询问手术情况,得到的答复均为“快了”、“手术没做完”。据其回忆,下午3点半仍未等到王丽,她便要求工作人员再打电话给5楼手术室,但是电话却无人接听。工作人员告诉她,当天5楼有两台手术,护士是两边来回走的,可能不在。

  除主治医生的离岗外,根据监控内容显示,麻醉师也曾多次离开手术室,与医助、护士三人多次往返于另一间手术室,甚至三人曾同时离开手术室,将王丽一人留在手术室中。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主治医师张某于2018年1月取得执业资格,为大连艺星公司的整形外科主任,根据某第三方整形网站介绍张某毕业于大连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擅长鼻部综合整形、韩式面部年轻化、乳房整形、擅长全胸美塑、五官整形等。

  麻醉师徐某,则于2016年7月取得威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签发的执业资格,执业地点是威海迪康医院。

  ▲监控视频截图(家属提供)。

  尸检报告:双肺脂肪栓塞伴过敏反应

  8月14日,上游新闻记者看到了尸检报告。报告的鉴定意见指出,死者符合因双肺脂肪栓塞伴过敏反应,继发DIC而死亡。

  尸检报告注明:死者双肺组织小血管内见有脂肪栓子,因双胸壁手术创面较大,乳房含有丰富的脂肪组织,在加压的条件下,具备脂肪入血形成肺脂肪栓塞的条件。

  据了解,DIC即弥散性血管内凝血(disseminated intravascular coagulation;DIC)不是一种独立的疾病,而是许多疾病在进展过程中产生凝血功能障碍的最终共同途径,是一种临床病理综合征。由于血液内凝血机制被弥散性激活,促发小血管内广泛纤维蛋白沉着,导致组织和器官损伤;另一方面,由于凝血因子的消耗引起全身性出血倾向。两种矛盾的表现在DIC疾病发展过程中同时存在,并构成特有临床表现。在DIC已被启动的患者中引起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将是死亡的主要原因。DIC病死率高达31%~80%。

  刘先生表示,“我觉得尸检报告的死因与王丽自身并无关联。”“王丽的死亡仍存在诸多疑点,我一定要为她讨个说法。”

  截止目前,相关部门并未就尸检报告做出确切的责任认定。上游新闻记者多次试图联系大连艺星,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大连艺星相关产品在第三方平台下架(某第三方医美APP截图)。

  大连艺星已被责令停业整改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7月17日,大连市卫健委成立调查组,初步调查显示,大连艺星具备医疗资质,参与手术的医生具备医师资格证。另据大连市卫健委消息,目前大连艺星已被责令停业整改。

  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大连艺星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系艺星医疗美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该集团成立于2009年10月,前身为维纳斯医疗美容有限公司,2010年进行一系列医疗美容医院的收购后,开始以“艺星”品牌进入医疗美容服务行业。根据艺星集团官网显示,目前其在国内拥有19家连锁医美机构。大连艺星为该集团的第6家连锁医美医院,于2013年1月正式开业。

  2018年9月初,艺星集团的首席品牌官江溢曾强调艺星对安全的重视:“我们每新开一家医院,首先保证的是安全,即所有的操作合规合法。所以,我们一定会选择正规的渠道,买正规的设备,引进正规的医生。”

  针对该事件,江溢回应媒体采访时表示:“大连的医疗主管部门还在调查事故的原因,在报告出来之前,我们没办法具体回应。”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多个第三方医美平台上,大连艺星的产品已被下架,商户主页也无法显示。

  (上游新闻记者 张莹)

  • 涉案43亿元 玉林“斑美拉”特大传销案20名主犯被起诉
  • 知名微商品牌黎蓓露被质疑涉传 老板跑路?
  • 【警惕】“瑞民牧牛宝”宣传年分红17.2%被爆不能提现!警惕“共享养殖”陷阱
  • 上海心上人服饰阿迪皇马系列涉嫌传销圈钱
  • 慧百利是骗局还是传销?丽家宝贝、爹地宝贝纷纷参与其中
  • 中商融汇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涉嫌传销
  • 揭秘广西万亩檀香敛财之路 运作模式涉嫌传销
  • 数字货币交易真的靠谱吗? 很多虚拟货币形同诈骗
  • 【预警】HBY(火币源)涉嫌传销式非法集资
  • 1斤抵5瓶茅台?Supreme排油糖涉嫌造假 总代理为李鬼 类传销
  • 揭秘 | 加入拇信可年入百万?公司高层曾因涉嫌传销诈骗被刑拘
  • 宇新股份冲IPO: 增长持续性存疑 毛利最大业务受政策影响
  • 盈建科再战IPO:应收账款猛增 股权转让程序存瑕疵
  • 威马汽车变更大股东为谋求IPO? 公司回应了
  • 驴迹科技IPO三大疑点:数据存疑、服务单一、文化科技缺壁垒
  • 爱玛电动车与周董的十年:IPO在即,产品屡登黑榜,高管反目入狱
  • 辰欣药业半年5亿营销费 IPO审核时被问及商业贿赂问题
  • 汉能大面积欠薪,前首富李河君真的没钱了?
  • 洋河股份遭遇财务质疑 2000亿市值何时重现?
  • 社交电商山寨产物泛滥、虚假广告宣传等问题突出
  • 投诉主题:湖南长沙捷聚飞迈网络有限公司欺骗投资者!!
  • "永琪美容美发"祛扁平疣三百变九千 无医疗美容资质
  • 各人小心!深圳龙济医院莆田系骗子医院花钱买罪受
  • 打着销售灵芝茶为噱头传销,涉案人员上万,涉案资金达4亿
  • 小牛在线债转合同全部是假合同
  • 金桥梁再次擅自乱改协议,冻结存款不让提现!
  • 优家宝贝,真的“优”吗?血汗钱遭欺诈:加盟骗局到底
  • 投诉主题:投诉交易猫霸王仲裁 无视证据乱仲裁
  • 投诉主题:广州颜肤兰顾问欺骗消费者
  • 投诉主题:欧普照明售后服务欠佳 产品质量不合格
  • 绿地武汉一小区精装房问题多,收房女业主被气哭视频上热搜
  • 香港第一金骗局
  • HLI华利国际是骗人的吗?亏损正常吗?
  • 青岛梅塞斯资产打点有限公司非法集资控制人郑波和背后黑恶势力
  • 斑马会员:涉传、投诉、售假等问题频出还能走多远?
  • 青岛梅塞斯资产打点有限公司非法集资控制人郑波和背后黑恶势力
  • 以电视剧、酒、公寓等为幌子,“新诗卷”涉嫌虚假宣传,非法集资!
  • 天津利隆经销商宣称频谱养生桶能治疾病致多位消费者病危
  • 多人爆料举报“玖绮”偷税漏税、三无产品、虚假宣传、涉嫌传销
  • 佰诺美代销同仁堂产品奖金制度被指涉嫌传销
  • 多项违规 加加食品及控股股东收“预罚单”
  • 雷克萨斯“店大欺客”?坐地涨价1.5万被指强盗 曾被新华社点名
  • 今日要闻:石小沫煎饼果儿加盟服务不到位
  • 最新热点:三生直销企业内部洗脑模式涉嫌传销和虚假宣传!!!
  • 最新热点:投诉长沙聚企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打百度旗号会销诈骗
  • 最新头条资讯:成都划 得来清货公司骗取全国20万宝妈几十亿血汗钱.
  • 最新热点:投诉长沙聚企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打百度旗号会销诈骗
  • 湖南森湖农业疑似传销 已多次被列入失信名单!!
  • 最新事件:曝光 海富通宝不正规!不为人知内幕曝光!
  • 举报主题 :广药敬修堂佰花芳套路使消费者花费三万元看不到任何效果
  • 广州正升 餐饮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奶茶实验室加盟骗局!!
  • 水井坊困局:销售费用率居高不下 巨量散酒库存待解
  • Supreme排油糖涉嫌造假 “李鬼”总代或涉传销?
  • 没有人脉也可以赚到几十万?起底微商乖乖兽
  • “承德老酒”骗了70万人!“如意酒业”四名传销主犯在山东获刑
  • 投资七年就能圆你百万、千万富翁梦!广西万亩檀香还能坚持多久?
  • 斑马会员:涉传、投诉、售假等问题频出还能走多远?
  • 魏敏:提防披着微商外衣的传销套路
  • 中脉会员遭忽悠:内衣虚假宣传可治百病!
  • 一支神奇的“传奇今生”唇膏真的是灵丹妙药?还能助你发大财?
  •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Copyright @ 2018-2020 易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