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踏再被做空:董事长被指转移上市公司资产,70%销售额被控制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安踏再被做空:董事长被指转移上市公司资产,70%销售额被控制
2019-07-10 16:03:24 来源:
安踏再被做空:董事长被指转移上市公司资产,70%销售额被控制

  在安踏体育(HK.2020)今早回应了浑水的沽空报告之后,浑水很快做出响应,发布了针对安踏的沽空报告的第二部分。报告发布后,安踏股价由涨转跌,截至发稿,跌幅达1.27%,50.7港元/股。

  浑水在这份报告中,提供了更多其认为可以证明安踏利用代理人体系转移上市公司资产的证据。

  浑水称,安踏体育利用IPO的机会,做大其全球品牌零售业务公司上海锋线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锋线”)在集团的营收占比,然后通过“稻草买家”将其从上市体系剥离,转入安踏的代理人体系中。

安踏再被做空:董事长被指转移上市公司资产,70%销售额被控制

  浑水在这份报告中提供了上海锋线的两次股权转让协议和相应财务数据。数据显示,上海锋线对安踏集团的营收贡献占比从2017年1季度的2.4%上升到2017年2季度的6%。

  2008年5月,安踏体育公告称将上海锋线以1.87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转让,其中99.5%都是用于支付上海锋线的应收账款。

  浑水提供的股权转让协议显示,2008年5月,厦门安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597.39万元的价格将上海锋线的全部股权转让给了江苏和盛投资担保发展有限公司。仅仅半年之后,2008年11月,江苏和盛再次将上海锋线的全部股权以2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了自然人陈丁龙。

  浑水认为,陈丁龙显然是安踏代理人体系中的一员。该报告称,据其掌握的证据,陈丁龙在上述交易发生时是安踏集团最大分销商之一广州安大贸易发展有限公司的股东,占总股份的35%。在香港的上市规则里,广州安大当时是安踏体育的关联方。陈丁龙现在在安踏集团负责Kingkow品牌。

安踏再被做空:董事长被指转移上市公司资产,70%销售额被控制

  就在浑水的第二份沽空报告发布之前,7月9日上午,安踏体育刚刚发布了针对浑水第一份沽空报告的澄清公告,否认了浑水的指控,同时股票复牌。

  安踏在澄清公告中称,浑水沽空报告中提及的集团25家分销商均为独立第三方,拥有自身的管理层团队,做出独立商业决定,并拥有独立的财务及人力资源管理功能,相互并无互相控制关系。

  针对浑水提出的其从人力、财务等方面控制分销商的指控,安踏在澄清报告中称,集团大部分经销商在指定区域内均仅销售安踏集团的产品,因此安踏集团会在营销策略、市场管理及表现考核系统等方面提出更多指引及与分销商保持定期沟通。但是分销商负责做出最终商业决定及自负盈亏。

  针对浑水报告称安踏集团高管将分销商称作“子公司”“分公司”的指控,澄清公告称,安踏集团为了使战略从品牌层面到分销商及其加盟商管理的零售终端均保持一致,会为经销商和集团高管定期组织企业文化及战略研讨会。公告称,有些分销商为了推广业务的便利会自称是安踏的“子公司”“分公司”,并不是和安踏有相应的法律关系。

  澄清公告继称,安踏为了支持分销商,允许分销商使用品牌名称“安踏”、安踏品牌标志以及其他行政工具,如电子邮件域名及通讯地址等。

安踏再被做空:董事长被指转移上市公司资产,70%销售额被控制

  此前,7月7日,浑水在其发布的第一份针对安踏的沽空报告中称,安踏体育所称经销商均是独立第三方是个谎言,实际上安踏分销商的实控人均是安踏集团董事长丁世家的代理。报告发布后,安踏随后一个交易日股价跌幅曾一度达8%。

  该报告称,浑水采访了多名安踏的前高管、主要分销商的前经理等人,并查阅了工商资料、财报、公开信息等相关资料,能够证明安踏体育通过控制分销商的人力和财务部门来控制分销商。

  该沽空报告称,安踏秘密控制着27个分销商,其中至少25家是一级分销商。报告称,安踏大约有46家一级分销商,其中受到控制的可能超过40家。这些被控制的分销商共占安踏品牌总销售额的约70%,甚至有可能能达到80%。

  浑水称,在安踏高管中,控制分销商是一个公开的秘密,高管们甚至会把分销商直接称作“子公司”,安踏与其经销商之间的关系被安踏的高管们描述成“左手跟右手的关系”。

  浑水认为,安踏控制分销商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粉饰财报,提高财报中的营业收入,或者/并且降低财报中的经营费用。该报告称,安踏的营运利润率长期远超其中国竞争对手,如李宁、特步、裕元集团等。浑水认为,如此的营运利润率是通过人为操纵经销商实现的。

  上述各公司2018年财报显示,安踏体育去年经营溢利率达23.7%,李宁、特步国际、裕元集团去年经营以利率分别为7.39%、16.4%、5.1%。(文/袁庭岚)

  • 深圳车财网巨正波、龙锋打着“良性退出”的名义行“恶性退出”之实
  • 点牛金融已跑路,速去,晚无垫
  • 资管屡陷违约局 "三方财富管理公司"模式悖论与反思
  • 颐和地产项目收房6年未办产证 两资管产品陷债务违约
  • 史玉柱联欢变豪赌:巨人网络拟百亿独吞Playtika
  • 天房发展负债264亿货币资金不足14亿 股权屡次被冻
  • 重庆万科金域华庭项目遭9成业主拒收:要求万科换墙
  • 领地被曝成都违规售房、涉嫌偷漏税 曾入围纳税大户
  • 大同一村主任被指贿选上位 忙自己生意不理村务
  • 宜华健康负面消休不绝 财政数据有造假嫌疑
  • 台州爱莱美医疗美容门诊部屡遭投诉 女子做双眼皮却成了一副"鬼
  • 曝光 沉庆北大阳光病院确实太坑了!
  • 云集被质疑泄露个人信息,千名消费者惨遭电话诈骗
  • 亿运富国际打着欧盟创新旗号在金融市场疯狂行骗 曝光
  • 隆鑫HT平台骗局曝光!老苏看股实属陷阱
  • 泰坦科技货币资金存疑点 涉嫌专利信息造假
  • 大麦理财笔笔逾期!请给我们投资人合理解释!
  • 我要爆光他 因为他是专门推荐别人申请714的位置
  • 钱盆网续借逾期
  • 超额宝像是要跑路的节奏,逾期的借口挺新颖别致
  • 爱钱进,史上最烂app,表面光鲜亮丽,内部一堆烂摊子
  • 深圳车财网巨正波、龙锋打着“良性退出”的名义行“恶性退出”之实
  • 赛曼投资被诉暴力催收 实控人为名创优品联合创始人
  • 钜派创始人胡天翔去向成谜 身后理财公司一地鸡毛
  • 众安保险CEO传将离任 保证险遭投诉为“砍头息”
  • 诺亚34亿元踩雷余波:刷单灰产恐波及ABS 涉嫌发行欺诈
  • 诺亚财富事件连环爆!这家公司深陷近30亿 深交所急发监管
  • 陆金服被传将退出P2P业务 债转数量猛增
  • 叮咚钱包疑失联待还超10亿 恒丰银行存管终止公司经营异常
  • 58同城旗下现金贷利率超300% 贷超导流高利贷、P2P停摆
  • 晶方科技九成利润来自补助 多名重要股东四年套现18亿
  • 大族激光被质疑造假 市值蒸发80亿!曾经"买爆"的外资都懵了
  • 天富盈最新骗局曝光 小刘老师带单行骗导致吃亏维权可挽回!
  • 投诉加盟闺秘内衣加盟诈骗黑幕10万元就这样被他们忽悠了...
  • 投资者注意!佰市汇(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涉嫌诈骗!
  • 上市公司医院投资项目暴雷 医院业绩暴跌
  • 广药集团董事长被小股东公开举报,涉财务造假等5宗罪
  • 仲景食品:供应商数据存“蹊跷”客户采销失衡涉嫌造假
  • 金龙鱼5成产能募百亿继续扩产 关联拆借息差莫名扩大
  • 身陷连环债务危机,百亿哈工大如何沦落被瓜分境地?
  • 湖南省涟源市头石露天煤矿环评未验收、占地复绿未整改,挖煤30万吨?
  • 北汽研究院副院长桃色丑闻曝光:工作时间与女下属车震开房
  • 河北唐山: 水松缘公司涉嫌非法集资 谁为群众的利益埋单
  • 运城市建国男科医院天价包皮手术费谁监管?
  • 爆料:北京明智慧德教诲咨询有限公司欺骗客户
  • 镇沅华硕公司污染几时休?谁之过?
  • 山西垣曲:事业单位干部 职工违规开设公司 发生安全事故
  • 芊伊朵女装是加盟骗子!茵依美是服装骗局!
  • 屡遭媒体曝光却依旧彩旗飘飘,“芯美昕”有何生财之道?
  • 涉嫌传销被罚 浪莎走捷径遇阻
  • 起底“减肥神话”脂老虎微商之路四大原罪
  • “觅信DEC” 借IAC涉嫌网络传销平台即将跑路!
  • 多次变更公司 殴打客户 UCC国际洗衣疑坑害加盟商
  • 怡亚通零售:面向C端推社交电商被质疑传销
  • 粉象生活相关搜索“负面缠身”:被指涉嫌传销
  • 四川润通现货起诉腾讯 无法提现会员到处维权
  • 新时代健康涉嫌传销被昌平市场监管局立案调查
  • 0元囤货 颜膜“面膜帝国”真能创造不老神话?
  • 发展下线 多层计酬 夸大宣传 安然纳米再曝涉传
  • 连锁酒店OYO裁员风波背后:快速扩张导致资金链紧张?
  •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Copyright @ 2018-2020 易人网 All Rights Reserved